2022年5月23日 星期一 阴

今天隔离在酒店当中,看到了关于东莞市放松限售和限购政策的新闻,一时间感慨颇多。
回想起,18-19年全国房地产限购限售政策频出,仍然不能抑制市场大众的对房产上涨的期望值。
纵然各地相关政策一条接着一条,金融市场对房企紧箍咒越来越紧。房地产行业寒冬降临。市场上仍然有购房者入局,逆风前行。
当时的房价已经经过了一次极大的涨幅。政策高压,市场整体看空。这个时候购房,风险极大。房产作为一个相对高价的商品,对普通大众来说,购买房产会消耗一个家庭数年积蓄,有些还会背上几十年的负债。
这个时候购房,是逆着市场的规律。风险很高。
而现在,银行降低购房利率,政府放开限购,大家都不买房了。反而都在观望。
为什么会这样呢?
我有以下猜测:
1.下行时期,卖家不忍心降价抛售,承受损失。
2.信息滞后性
3.结婚小青年,刚需购房。
4.国家调控应为都是以金融手段和不动产交易相关行政手段实施。传导到个体需要时间。
5.房产流动性一般,不够及时。
6.

时光如梭,转瞬即逝。
又是一觉12点,一天又结束一半了。
上海隔离解封大约要6月份了。这么算下来,今天也过去一半了。
我似乎就是在每天的浪费中度过时间。已然半年已过。
不能再这样了。

昨天给星星吵架了。闹矛盾。
起因是什么呢?昨天我妈给我发消息,如果我给星星在一起。她就不认我了。没我这个儿子。我以后跟谁在一起都可以。就是不能是星星。
我很难过。一面是生养自己的母亲。一面是自己女朋友。
怎么着就成了这么样子。怎么样才能扭转我妈的想法。
深夜了,睡不着。又不好给星星说原因。只能胡思乱想,刷手机熬夜麻痹自己。
结果星星。非要让我睡觉。我讲:我刷手机又没有声音,又不打扰你,你睡吧。
她讲:快睡。必须睡。
我讲:我难受,睡不着。你不用管我,你睡吧。
她讲:你要刷出去站阳台,对着你挂着的腊肉刷吧。
我讲:我这会儿很难受。能体谅一下吗?别管我。
然后她就不理我了。
我去阳台站了半小时,回来以后。看到她也不睡觉了。在刷抖音。声音放的贼大。我们各自刷起各自的手机。
一个小时过去了。困意袭来,我躺在床上,她手机抖音的音乐声,在寂静的夜里声音格外刺耳。
噪音+烦心事越发让我无法静心入眠。我起身问她:声音能小点吗?
她:不行,我就要这声音
我:我现在要睡觉了,声音大了吵的我难受。
她:你不让我睡我凭什么让你睡。
我:我刷手机都是静音的,起身动作都小心翼翼的不敢吵你。谁不让你睡觉了。
她:你知道我有光线睡不着的。
我:手机手电筒的灯光。在我这边怎么影响你了?你声音稍微小点行吗?
她就不理我了。
我躺下心中越想越难受。我妈不理解我,你也不理解我。我都说了我很烦躁,你不开解也就罢了。还给我置气。
我咋这么委屈呢。将来结婚了肯定也是两头受气。
抖音发出的音乐我听上去越发刺耳,我转身抢过手机。关闭。
然后星星又拿出另外一个手机继续打开抖音。
我把抢过来的手机,还给她放到床头。
躺下。不管了继续睡。
她拿起我放下的手机。继续打开抖音。
凌晨3点钟,刺耳的声音,不被理解的烦躁情绪。
我失控了。抓起床上被子摔到地下。
吼了她:你到底想干嘛,是不是有病,我已经够烦了!
她脾气也上来了。抓起手机摔到了我脚踝上!手机砸到我脚踝后弹到了地上。
一阵沉默…
我觉得自己似乎爱错了人一点也不被关心和理解,又觉得自己似乎不该朝她发火。
不知道过了多久。她走出去。取了一床薄被子。自顾自的盖在自己身上。我默默的把自己摔地上的被子捡起来,盖好。
继续躺下,心里在想:我是不是过分了点,天还不热。她会不会冻着。
起身我摸了下她的脚,有点凉。她触电似的立刻抽回。
我说:被子给你吧。你盖这个。冷。
她说:不稀罕。
无言,我躺在床上思绪万千。睡不着。
人的火气上来以后真是难以控制。她朝我砸手机的时候。我真想把手上的手机和电脑全部砸烂。只有一线的理智告诉我。别砸,不然还得自己花钱买。
她怎么就不肯给我一点理解呢。就给我一点自由的时间都不行吗?疫情隔离在家,明天无事。我晚些睡怎么了!
非得让我按照她的意愿来做事吗?和我妈一样?
我又找了一个管我的妈?!
我真的够了!这样的两个人能继续走下去吗?
不知道过了多久。大概五六点吧昏昏沉沉睡去了。
第二天,突然惊醒。抗原试剂被她摔到我被子上惊醒。
往常都是我拿回来的抗原检测试剂。她拿错了,多拿了几个配件。我说你是不是拿错了?
她:无言
我担心室友没有配件用,连忙送出去。并且回来做好把抗原检测结果送到屋外。
回来以后,我问她,星星你是打算一辈子不理我吗?
她:无言
我越想越烦躁,又要给我冷战了。
只要生气,她总是这个样子。
我继续补觉,翻来覆去睡不着。
她打开电脑,噼里叭啦一顿操作。应该是做文档。
然后自己吃我买的面包,她买的香蕉,还冲了一杯红糖水。
对了。她来大姨妈了。
我有点后悔给她吵架了。我要不要去低头认个错?
为什么认错,昨天是我的错吗?为什么没人理解我?
她这个样子。只要生气肯定不会管我死活的。自己吃自己的,一定不会想起我。
果不其然,一直到下午四点,没叫我吃一点东西。
我道什么歉?低什么头?次次都这样吗?
我起来,吃了她吃剩下的两块蛋糕喝了凉牛奶。对付一下。
谁也不理谁。
下午七点。我想做点饭。之前我俩说过的给做饭就算道歉。
我去做饭吧。
结果到了厨房,发现炒锅不见了。回到卧室我问她,星星锅不见了,你知道自己哪里吗?
她:无言
气性这么大的吗?!
我找了其他锅做了她的米饭,也做了她的菜。
盛饭的时候,没盛她的。菜也吃完了。
你不管我不理我我也不理你。
后面她自己热了点菜。盛了我做的粥。吃了晚饭。
无言
深夜。我看她蜷缩到一起,是有点冷吧。我把我被子给她盖好。
结果不到半小时,她醒了。一把把身上的被子甩到我这边。
气性真大!
那就这样吧,你随便!

依旧封锁在家中度过一天。今天吃了两顿饭,午餐是炒花菜,晚餐是星星做的红烧肉和我做的黄瓜炒鸡蛋。一天两顿饭的生活,我们都已经习惯了。
今日,我打开简书,想查看下之前写的文字的访问量(我关闭了简书的好友推送功能,不想通讯录好友看到我的日记),结果发现我昨天写的日记被锁定了,成了仅仅自己能查看。
很纳闷,昨天写的几百字似乎没有敏感字眼吧,也没有虚假新闻和议论时政,只是作为个人记录个人的一点点生活,怎么着就被简书判定成不宜公开的内容了呢?我只想记录月岁和生活感悟,如果这些都有被删除屏蔽的可能,那我还能在简书上写些什么呢?还好我只记录了两天日记而已,我把简书关闭,注销账户,以后所有日记都记录在自己的Typecho中吧,硬盘和服务器在自己手里,最起码没这么容易被删除和屏蔽!
现在上海抗疫情况不甚乐观,虽然上面一直在有努力,但是经过层层下传以后,传达出来到民众面前的行为似乎有些差强人意。我有一些话想讲一讲,说一说,唠一唠。但是千言万语都说不出口,说出来,又担心自己说的不对。思维和眼界的狭窄局限了我。还是要多读书多拓展见识呀。
希望疫情早点过去,希望国家强大,人民幸福安康!

今天小区依旧封闭,禁足在家。

明天就是公司发薪的日子,可是因为疫情,公司还能不能坚持下去还是另说。心中惆怅,迟发薪水也是情有可原。员工们也是挺难的,应届生、刚入职场的新人们。怀揣梦想,结果被疫情当头一棒。

看着他们,我想到了我刚来上海的时候了。。。

接下来应该如何处理呢?想让公司承担所有隔离员工的基本薪资,可是待付的两个月房租,和运营支出公司还真是囊中羞涩。

我想了下合伙创业的这两年,公司一直在亏损,唯一盈利的几次全部是都自己亲力亲为做案子的时候。这段时间,我得到的只有聊胜于无的经验。似乎资源这块也没有通过公司有什么大的进展。

目前这个形式和状况,我更希望做做业务。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能全权丢下自己活命的本钱。创业真的挺难的,特别是我们这种行业。

电销行业,同质化竞争太严重了。没有什么核心竞争力。网络推厂获客成本居高不下。消化渠道日渐透明。如何从这个行业中脱颖而出呢?获客,消化两头获客似乎比重更大一些。

新型获客目前做的比较多的是抖音视频,头条,公众号。门槛低,成本低。一手获客。

这段时间要往这个方向尝试一下。

任公司下一步如何。做好自己问心无愧即可。